“护花使者”在乡镇奔走相告 舒淇冯德伦曝离婚 国图附近现浮尸

建德“小金花”每公斤卖40万元 远销国外 在万物萧索的冬季,建德市的和村村却沉浸在一片浩瀚的紫色花海里。蛰伏长达半年之久的西红花,在岁末年终的阳光下吐露着芬芳。和村村的村民们穿梭在花丛中,小心地摘下金贵的花丝。西红花丝,是全国药材商竞相抢购的药引子,以养血、活血闻名天下。由于产量稀缺,西红花丝又被称为“红色金子”,在国内,每公斤的收购价至少在3万元。当然,它还有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那就是藏红花。从11月14日开始,三都西红花专业合作社常务副社长王强每天晚上都要组织社员,对当天的花丝进行分拣和筛选,并及时烘干加工,确保花丝的品质。王强的父亲王根法,是当地出了名的西红花种植户,也是全国第一家西红花合作社的牵头人。2009年,王强回到村里,接力父辈的花丝事业。如今,建德出产的西红花丝占据了全国90%的市场份额。其中,精品花丝更以每公斤4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口法国、美国等国。建德竟然还有这样一处育花之所?这“西红花之乡”又从何起源?我来到和村村,一探究竟。故事一:乡镇里来了 “护花使者”在和村村,西红花的种植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西红花,是上天对村民最好的馈赠。然而,时间倒回十多年前,这份馈赠可是差一点被抛至深山荒野。1998年,亚洲爆发金融危机,“余震”波及江浙一带。偏安一隅的建德村民突然发现,操着各地口音的药材收购商再也看不到了;曾经抢手的西红花,变得无人问津。于是,大批种球倒在了橘树根下,成了堆肥的肥料;田里种下的西红花,也开始腐烂。“西红花是我们的财富,怎么能够丢掉它?”王根法是当地的蚕桑技术指导员,看到眼前的景象,他感到痛心疾首。2003年,王根法和七名种植大户,成立了第一家西红花合作社。他们决心:抱团发展,相互取暖,让乡亲们重拾种植的信心。于是,“护花使者”在乡镇奔走相告,号召村民加入合作社;同时,他们种下了15亩样板花田,第一年的收成让村民们都眼红。“社里的花都是用机器烘干的,花丝笔直,色泽也更加鲜艳。”王强说,村民们原先用的是“土办法”,在烧水的锅盖上烘干,“这样的花丝缩成一团质量不好。”有设备也有市场,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合作社,西红花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2006年,合作社统一管理的西红花丝还只有数百公斤;不到四年,花丝产量突破了一千公斤;2015年,这一数字更是达到了2600公斤。故事二:雪域之巅抓到“救命稻草”眼看合作社越来越壮大,令社员棘手的事也接踵而来:比如种球过冬后,退化率一直居高不下,经济损失惨重,哪怕有专家把脉,也无疾而终。但一个偶然的发现,让合作社的全体成员看到了新的希望。2009年,西藏自治区的种植专家来建德交流,临走前带走了一批种球。一年后,王根法从西藏带回了这批种球,他意外地发现:种球退化程度大大减轻了。这个消息无异于一声春雷,在合作社里炸开了锅。尽管有人提议立刻大规模开种,但王根法等人为保险起见,还是对这批种球开始长达三年的试验种植。不过,结果令所有人欣喜:种球的存活率高达99%!“西藏昼夜温差大,光照强,再加上土质干燥,种球能够很好地完成‘脱毒’。”王强解释,得益于当地的自然条件,种球获得新生。随后,堆放在村民家里的退化种球被合作社购买一空。这些种球,全都搭上了前往西藏的列车。“在西藏的德庆县和堆龙县,我们投入了20亩的大棚种植地,专门给种球‘脱毒’。”王强说,直到现在,合作社还保持着这个传统。故事三:西红花种出了“建德经验”目前,建德市西红花的种植面积已达到3500亩,占全省的89%,是全国最大的西红花生产基地。经雪域高原、传入内地的西红花,为何在浙西的建德市生根发芽?有人说,张蹇出使西域后,把花丝和种球作为贡品,有人将其在建德试种;还有人说,中国药材部早年出访日本,带回了一些种球,分配到了建德。“说来也怪,西红花的有效成分苷,一般只能达到20%;在建德,苷的含量却可以达到24.8%。”王强说。这种成分,可是有抑制细胞脂质过氧化的作用,量越高,效果则越好。在建德,西红花之所以能种出名堂,还和当地创新的轮种模式有关。王强说,每年5月到12月,西红花的种球在室内培育,田里刚好种晚稻;来年1月到5月,水稻收割后,西红花的种球就能下地培育。这样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水稻根系发达,可以改善土壤;水稻收割后,稻杆覆盖在田间,给种球盖上了保温、保湿的“被子”。为了提升西红花的品质,合作社还成立了中国西红花智能培育中心。浙江大学生物研究所等机构的专家,花了六年时间,培育出了抗病强、产量高的新品种——“番红1号”。“在伊朗,我们会成立新的公司,培育新的种球。”王强说,虽然西红花丝供不应求,但是种球还是偏贵。接下来,合作社培育的种球,要让大家都能买得起。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