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上车、下车、换车 假扮妹妹20年

走近神秘的杭城便衣 隐身是路人甲出手是闪电侠

波哥和他的兄弟们。

走近神秘的杭城便衣 隐身是路人甲出手是闪电侠

傅中在夜色里搜寻目标。

平日里,他们泯然众人,即使擦肩而过你也无法分辨。而当他们一出手,便是另一种画风,动如雷震,其疾如风。

他们,就是杭城的便衣警察。临近年末,又到了一年里他们最忙的时候。

他们如同隐形人,只能留给你一个背影。钱江晚报记者走进这支低调守护杭城的队伍,分享他们不为人知的故事。

暴走波哥

波哥40岁,长相倒显得年轻,中等个头,浓眉大眼,笑容和气。看起来,像是一个来进货的小老板。

这倒是挺符合他巡逻范围内的特色——四季青、中纺、常青、东升……在波哥的巡逻线上,市场众多,这样的小老板数不胜数。

2001年,刚从部队转业的波哥就走上了便衣警察这个岗位,如今已经是第17个年头了。

波哥看起来像老板

管的是四季青一带

见到波哥,挺不容易。我和波哥相约见面的那天,约定地点一改再改,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顺利和波哥“会师”。

在第一通电话里说几分钟就到的波哥,路经一个公交站时,发现了目标——一个50多岁的老头,背着一个干瘪的双肩包,来到公交站,不看站牌反而四处张望等候的人群。

“我们往往一眼就看出来,他有作案的意图。”波哥锁定目标,立即就跟上了。

目标上车、下车、换车,波哥始终不动声色地跟随。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直到目标最终放弃作案离开,波哥才结束了这一次的跟踪侦查。

“我们经常会做这样的‘无用功’。”波哥说,便衣执法,可不是随意执法,必须得讲究证据,“偷东西的嫌疑人,没有一个会当场承认的,有些狡猾的还会赶紧把东西一扔。如果不抓个现行,很容易就造成证据不足。”

波哥的一天

没人敢和他比微信步数

波哥说,抓住嫌疑人的成就感,让许多便衣能够坚持下来。为何说坚持?因为这真的是一份十分枯燥而又辛苦的活计。

我记录下的波哥日常是这样的:

●早上7点,吃早餐

食堂吃上一碗面加个包子。早饭可是白天行动的便衣最重要一餐,因为一天就吃这么一顿的情况,也是常态。

●8点不到,开始巡逻

波哥步子要比一般人快。开始巡逻后,他会刻意缩小步伐,保持一般人的速度,一来是不引人注意,二来是保存体力,用在抓捕之时。

●一整天不停地走

波哥走路的时候,不断扫视着周边。便衣们对哪个时间哪一个地点发案率高,甚至哪一个偏僻地方是销赃之地,都掌握得十分清楚。时间不同,他们有不同的巡逻地段。

如果遇到目标,就要跟随目标一路走。但很多目标,都是有动机却最后没出手,“上次有一个偷电瓶车的,我们有天跟了他5个区,走了6万多步,最终他当天没有出手。”对于这些目标,便衣们会在之后巡逻中特别注意。那位试图偷电瓶车的,在几天之后出手,很快被便衣们抓获。

●下午一两点,吃午饭

如果没有在跟随目标,波哥会买两个包子当作午饭。然后继续走。

●晚上8点,视情况下班

“今天几个同事们正好有空,打算一道吃个晚饭。”波哥说,如果有目标,那什么时候下班甚至什么时候吃晚饭就没个准了,“有一回,一蹲守,就守了6天6夜。”

夜行傅中

傅中35岁,1米73左右,不胖不瘦,长得挺帅,是上城公安便衣巡防队的一员。

这支队伍一共就10多个人,平均年龄40多岁,是目前杭州唯一一支夜间抓现行的便衣巡防队伍。去年,他们这10多个人在夜里抓了100多个贼,一半刑拘。有了他们,杭州的夜晚才有更多的安全感。

主动要求做夜巡

晚上9点开始工作

傅中是在2012年主动要求去夜巡的。当时很多民警不愿意去,但傅中认为这才是有意义的工作。

吃完晚饭,傅中就会披上外套出门,晚上9点前赶到值班室,开始他的工作。

队员陆续到齐,傅中安排了队员,有的两两一组,有的多人一组,分派到当天各个区域。有些区域属于正常的巡逻管控,有些区域则是犯罪嫌疑人经常会出现或者路过有可能会作案的,队员需要在这里蹲守。

而傅中则带着我穿梭各个区域,做协调、指挥、支援工作。分配完工作后,大家就各自出发了。

傅中的规定

不会演戏的警察不是好警察

傅中的办公桌上,泡的是枸杞茶。其他每个队员泡的都是养生茶。傅中说,干他们这一行,最大的障碍就是熬夜,常年累月下来,身体会吃不消。所以每个队员都会泡一杯养生茶。

还有一个默认的行规是穿得越普通越好。鲜艳的衣服容易引起注意,不利于隐蔽。穿着越普通、越大众化越好。

还必须是个优秀的演员。“这话不是开玩笑。犯罪嫌疑人在作案时,警觉性是相当高的。万一,他突然一个转身跟你来个面对面,或者你迎面走向嫌疑人的时候,他注意到了你怎么办?”

傅中笑笑说:“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演员的基本素养了,你要把自己扮演成一个角色,比如夜归的上班族,比如刚吃完老酒、急着找厕所的男子,最重要的是不引起对方的注意。”

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傅中问我,看过香港的警匪片吗?我说看过。

“香港警匪片里面,便衣在追踪抓捕犯罪分子时,也经常是多线路,多人多路径追踪。一旦有人被发现,暴露身份了,另外的队员就会及时补上。我们跟香港警匪片里的追踪方式是一样的,唯一区别是我们没有代号,都叫名字。”

也正因为如此,这行还有一个规矩,就是每个队员要非常熟悉路形、地形。甚至辖区内每条小路,小区的大门朝向都要一清二楚。

事实上,很难统计杭州警方的便衣数量。因为我们常说的便衣中,有波哥、傅中这样长期作为便衣活跃在一线的,也有因为办案需要临时脱下警服的其他民警。在杭州,许多民警都有过作为便衣活动的经历,都有过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比拼演技,甚至冒着危险、短兵相接的时候。

真的很难为便衣和民警特意划分一条线,就如波哥、傅中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我们只不过是将警服穿在了心里。”

如何发现嫌疑人?

这好比金庸小说里

武功的三种境界

波哥从做便衣起,就有个习惯,每天会记录下侦查与抓获的嫌疑人,如果可能还要贴上照片,每天都要从今天的经历中总结提炼经验。这样记录的本子如今已经有多少本?波哥想了一会儿,“实在记不清了,太多了。”

按照波哥的经验,如何分辨嫌疑人,和金庸小说里描述武功“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仍是山”三种境界有些相似。

“刚开始,自然是一头雾水,怎么观察、观察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呢,就渐渐变得看谁都像是嫌疑人。久了之后,又会进入下一个阶段,看谁都不是。直到迈过了这一阶段,才能看一个准一个,也不放过一个。”

至于如何辨别,这就考验技巧和经验了。

“比如说,一般人出门,出行目的都比较明确,犯罪嫌疑人则不同了,往往没有目的地,比较在意下手的目标;又比如有些嫌疑人,特别爱在雨天出没,即使是再小的雨也要撑个伞,就为了方便用雨伞在作案时遮挡;还有啊,你看有些嫌疑人,明明身上没什么东西,还要背个空双肩包,就为了作案方便。”

从业17年的波哥,如今是江干便衣大队的资深骨干,也开始带徒弟。怎么让新人们快速提升?波哥有特别的指导技巧——“你看有些摆象棋摊,甚至卖东西的都会有托嘛。什么时候把这些托都迅速分辨出来了,就算入了门了。”

有哪些必备技能?

警察躲贼时,能藏得好

贼躲警察时,能抓得到

有时候难免会遇上惯犯,还是被自己抓捕过的惯犯。“这就要求你必须时刻保持警惕,视野要宽阔。这时候就不是‘贼躲警察’,而是‘警察躲贼’,你得先于对方进行隐蔽。”

便衣要掌握的技巧,远远不止于此。波哥总结:这是一个得和犯罪分子斗智斗勇的职业。

有一回,江干便衣去河南某地抓捕电信诈骗的嫌疑人。当时正值夏天,一到当地,他们发现当地人喜欢穿的拖鞋款式和江浙流行的沙滩鞋、人字拖鞋不同,便衣们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带去的拖鞋换掉。

“别小看这一点细节,犯罪分子起警惕心可不像我们办案要讲究实证,而是凭感觉的。可能一眼扫过,就因为这个拖鞋,觉得你是新来的外地人,就小心起来了。”

斗勇更是家常便饭,便衣抓捕的嫌疑人,很多时候来自于狭路相逢。

就在采访的前一天,波哥冒着大雨抓捕了一个偷电瓶车的年轻人。这个小伙子先是开着偷来的电瓶车逃窜,被冲刺而来的波哥飞身扑下后,死命挣脱开,横穿马路逃窜。

事发的马路绿化带上,有半人高的铁栅栏作为隔离,还有许多车辆来往。波哥先是在第一个铁栅栏抓住对方,小伙子脱下外衣继续逃窜。波哥穿越车流,又在第二铁栅栏处赶上,一把抓牢对方内衣。小伙子脱了内衣光膀子继续逃奔。两人在大雨中跑出四五百米,波哥才最终制服对方。

怎样的人能当便衣?

性别外貌不重要

最难的是坚持

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便衣?是不是要特征不明显?是不是身高不能太高?是不是不能是女性?

其实不然,在我们跟过的这两位便衣看来,最主要的条件就两条:能吃苦耐劳,热爱这份工作。

至于外貌,倒不重要,性别也是如此。杭州江干便衣大队人数比较多,大约有100多号人,年纪大的有40多岁,年轻的“90后”也有不少,其中更不乏女性便衣队员。

“犯罪分子往往会下意识觉得女性没有威胁性,从而忽略她们,这是女性的优势。”傅中说。

最难的,反而在于坚持。“并不是每天巡逻都有收获的,即便破案,也不都是很多人想象的‘大案’。”波哥笑说,上个月有个案子,很快就破了,事主被盗的是一件雨披。

趁着等候红绿灯,波哥刷了下便衣们的微信群:“现在刚有一起报案,兄弟们正在查呢,事主被偷了几条晒着的鱼干。”

“对我们来说,其实大案小案都一样的。就像那个雨披,很快抓到了人,把雨披送回去,事主非常高兴。”

波哥说,因为不了解,老百姓有时候对他们会有所误解,有些人总觉得他们重视大案忽视小案。这种看起来鸡毛蒜皮的小案子多了,大伙儿反而开心,“这说明老百姓越来越信任我们了!”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