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注意休息 印度制造溃不成军 舒淇抱娃自侃搬货

妈妈患癌儿子网上众筹30万遭质疑 自费仅6800元   一方在众筹平台“轻松筹”上发起筹款,说妈妈身患两侧乳房恶性肿瘤,几乎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希望能筹得30万元。另一方,有网友微博发文称,病情没那么严重,前期治疗加手术,总共花了17000多元,自费仅6800元左右,医生也没说过今后每月要五万。“她这种病直到治愈,预测自费总计三万元左右。”   从27日开始,这起网上众筹事件引起了广泛关注。记者对此进行了多方探访。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薛马义   筹款发起人   妈妈患上乳腺癌,需要众筹30万元   从网友举报的微博中,扬子晚报记者看到,该项轻松筹的发起人大致是这样陈述的:妈妈在苏州工业园区一家工厂上班,爸爸做保安,他今年才22岁,是刚从学校毕业实习的学生,家住在金阊区的经济适用房,房子有贷款。9月份,妈妈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诊断乳腺癌,左右胸均为恶性肿瘤。动手术的时候,几乎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主治的大夫说,如果每个月用药,基本都在五六万元以上……之前,手术住院,每天在医院的花销都已经无力承担,如果不能买药治病,等病情再进一步恶化,就真的无力回天了。所以希望各位好心人伸出援助之手!帮我妈妈渡过难关!动动手把信息转发出去!”   网友还贴出了两张疑似发起人在轻松筹上贴出的患者出院记录照片。不过,从照片中的文字可以看到,患者是在10月9日做的手术,分别为“左乳腺癌改良根治术,右乳肿块切除术。”医嘱为:1、注意休息,不适随诊。2、需化疗。患者手术医院为苏州市立医院东区。   根据举报网友的截图,当时该项轻松筹发起人的目标金额是30万,已筹金额为18964元,支持次数为577次。   网友质疑:   看病花不了这么多,这是在欺骗   对于轻松筹上的这项筹款的发布内容,有网友称不实,因为有当事医院的医生举报,称愤怒的医生打开了院方电脑查出,患者目前总费用17000元,自费仅6800元,医生从没说过今后每月五万,她这种病直到治愈,预测自费总计三万左右,并附录了数张聊天记录截图。   从聊天记录截图中可以看到,一位疑似医生的网友称:发起人在轻松筹平台上说因开刀花尽了全家积蓄,又说主治医生告诉他,后续化疗每个月需要四五万,“这是赤裸裸的欺骗”。   据这位疑似医生的网友称,患者未来需要8次住院,每次总费用,7000到8000元,因为她有医保,自费部分他询问了他们医院肿瘤科,大概2000元左右,8次也就是16000元,算上之前的开刀自费7000元,如果一切顺利,她的自费总费用不超过3万。“可是他筹的目标是30万,当然,这与我们无关,我们也愿意为她募捐。只是,这种说辞,让我们医务人员无法接受,感觉我们医院有多么多么的黑心”。   另外,这位疑似医生的网友称,患者所述主治医生说手术之后的治疗,每次住院要花五六万以上。“这话我科医生绝对没说过。”   疑似医生的网友还称,患者所述得了双侧乳癌,实际上她自己上传的出院记录上清清楚楚写的“左乳腺癌,右乳腺病”,右侧是良性的。“患者上传的图片没有隐去医院名称,以及经治医生姓名,所述内容又与事实严重不符,损害了医生,科室及医院的名誉,筹集目标资金30万又远远超过了她的治疗所需费用。”   当事医院   确有夸大事实之嫌 但也能理解和体谅   昨天下午,当事医院——苏州市立医院东区分管该院肿瘤科的副院长曾元英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发起人所述内容,对患者的病情确实有夸大之嫌,对当事医生和医院确实也有点负面影响,但他们也能理解和体谅。   “毕竟患者患上的是癌症,在一般人眼里,可能就是个绝症,而且花费巨大。惊慌失措之际,可能会有一些出位的言行。”不过,曾元英表示,经调查,他们医院的医生,绝对没有对患者及家属说过,今后要治疗的话,每月得花费四五万元。   据该院工作人员介绍,患者是10月7日住院治疗的。前期手术治疗住院总费用17349.96元,其中自费部分6383.07元。至于未来的化疗和治疗费用,现在也很难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一期化疗,大约七八千元,自费部分大约一两千元。“一般要做6期左右的化疗,大约四五万元,自费1万左右。”当然,如果化疗中出现并发症等情况,费用就很难说了。   该工作人员表示,对该轻松筹发起人的所作所为,他们认为不妥当。第一,夸大了病情,加大了癌症患者的恐慌。其次,发起人在患者还没有进入下一个疗程,还没有发生实际的巨额费用前,就呼吁大家捐款,也是相当不妥当的。另外,患者的经济困难程度是否如其说,也只是其一面之词。   采访中,扬子晚报记者得知,患者已于27日在该院办理了入院手续,准备开始化疗。但由于此事发酵,患者及其家属不愿接受采访。   什么是“轻松筹”?   轻松筹是众筹项目的相对轻量。微信版轻松筹上的项目大多聚焦在用户的日常生活领域,比如一次聚会、一个生日礼物等。这些众筹项目大多只是发起人一个小愿望,并且也比较容易得到朋友间的反馈和支持。   最新进展   发起人将众筹金下调至5万   扬子晚报记者看到,发起人也对文中所述内容进行修改。例如,该项目显示,已经将筹款金额从30万下调至5万 。同时,也将原先的“左胸右胸均为恶性肿瘤”改为“左乳腺癌右乳肿块”,并删除了“在手术的时候已经花光所有的积蓄,主治的大夫说如果每个月用药基本都在五六万元以上”等说法。   对于网上的质疑,发起人也进行了回应和解释说明,称30万填写的金额,只是他们做的最坏的打算,因为他们一直在等医院的一侧切片结果。如果最后一个诊断结果不是阴性,那是需要每个月昂贵的费用,但他们得知是三阴乳癌,还没有对口的药的时候,第一时间修改了金额。“不会多拿一分钱,请大家监督!”   扬子晚报记者看到,该轻松筹项目目前已筹金额达到了20358元,支持次数648次。   “轻松筹”回应: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   对于此次事件,网友们也是议论纷纷。有网友认为,这个行为“可以定为诈骗罪了!”“以后真正有需要的人,就得不到救助了”。而有些网友则表示,“群众被骗,平台也有责任。”   对此,北京轻松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随后也发布了“声明”。该公司有关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对于类似非公益性的众筹项目,项目的审核周期是从发起日到提款期之间,并非一定要求审核通过后才能发出,项目页面上也会写明“该项目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字样。   然而,仍有不少网友质疑,如此不严谨的监管制度,是否会造成捐款人被骗捐的可能性?对此,工作人员表示:“根据我们之前两年的众筹数据显示,这类自发众筹主要传播圈还是在发起人的亲朋好友间,到第二层传播即亲朋好友以自身信用做担保进行传播,传播范围就已经非常有限了,除非是发起人的人脉非常广泛”。   律师观点   发起人涉嫌诈骗,“轻松筹”有连带责任   随着网络的普及,慈善事业也步入了互联网时代。江苏华为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璐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已由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会议于2016年3月16日通过并公布,自2016年9月1日起开始施行。该法对网络公益募捐等行为进行了约束,慈善组织须在取得公开募捐资格后才能开展公开募捐。   该法还规定了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对利用其平台开展公开募捐的慈善组织的登记证书、公开募捐资格证书进行验证。结合本案,网络平台难辞其咎。   “‘轻松筹’应当对募捐信息进行严格的审查、核实,保证募捐信息的真实性。即使该网络平台单方列明免责条款,也属于与法律强制性规定相违背,其仍应承担连带责任。”刘璐认为,针对本案,募捐的发起人故意夸大病情和医疗开销,存在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以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以上情节涉嫌构成诈骗罪。不过,刘璐表示,由于法律具有滞后性,对于新生事物在监管上难免存在漏洞。因此应进一步明确、细化职能部门及网络平台的监管核实职能、程序及责任等,确保慈善事业有法可依,健康运行。相关的主题文章: